老汉口的殡葬习俗

老汉口的殡葬习俗

生老病死,时至则行。丧葬,在古代六礼中属于凶礼,也是人生礼仪的最后一件大事。

武汉是中国近现代殡仪业发源地之一,1929年建成了首座火葬场,新中国成立后,又率先推进丧葬改革和移风易俗。武汉有个殡仪民俗文化博物馆,展示了死之习俗。

博物馆和火葬场并临 感受殡仪文化

武汉殡仪民俗文化博物馆,也是全国仅有的两个殡葬主题博物馆之一,2013年4月2日正式开放。它坐落在江城东北一隅,位于青山殡仪馆内。

在一般人印象中,殡仪馆都是冰冷阴森。

实际上,青山殡仪馆的环境很不错:夏日阳光将广场染上金黄,中央立着一块大石头,写着青山殡仪文化园,向左望去,就能看到牌匾上写着武汉殡仪民俗文化博物馆。

青山殡仪馆负责人介绍,殡仪民俗文化博物馆从2012年9月开始筹办,完全靠自筹资金办馆,投入将近80万元。

整个场馆约400平米,展品共计1500余件,展览主要分为五个部分,分别是武汉殡仪史话、武汉殡仪改革、武汉殡仪习俗、中外殡仪文化和殡葬文化长廊,展现了武汉当地殡葬文化起源、变迁,以及中外殡仪文化的差异。

工作人员介绍到,亡者从送入到完成火化,亲属需要等待1个多小时。以前,很多家属无事可做,就几个凑一起打牌。现在他们可以免费参观博物馆,感受殡仪文化和孝道传统,缅怀逝者。

微缩景观:出殡、棺材店再现武汉传统殡仪习俗

博物馆藏有两组微缩雕塑,展示了老武汉人做棺及出殡的全过程。

出殡的背景是明清时期的江汉路,逝者的长子(女)扛着写有西方接引的阴魂幡,儿媳(或女婿)双手托着骨灰盒,长孙(女)双手拖着亡灵的遗像,亡灵的次子(女)手持哭丧棒以及所有准备参加出殡的晚辈在跟在后面走出门外,在出门之后有亲朋好友在灵堂燃放鞭炮,其他留守在门前按照辈分面对面跪为两个纵向,男女各一个纵向。

长子面前放一个用红纸包裹的砖头,手里拿一个泥碗或普通饭碗,当杠房师傅们将亡灵抬出大门时候,长子将泥碗摔碎在砖头上,口念爸爸(妈妈)留财,然后全体晚辈磕4个头,直系亲属跟随着棺材一起上灵车。

盛载遗体的空匣称作棺材或寿材,做棺材的木匠,单是一行,谓之斜木行,专做所谓轻重寿材。解放前火葬还未推广,老武汉人讲究面子,死了也要有个好房子,许多老人为自己备棺。

老汉口民间有一柏二杉三梓桃,槐桑枣榆是中流,楝树不做寿材用,杂木枹桐次杨柳的说法。凡是讲究的,棺材外边都涂了黑漆,用金色在两帮上画二十四孝或八仙庆寿等图案。一般只在棺材头里画上一个圆寿字,周围有五只蝙蝠,谓之头顶五福捧寿,后边画上莲花,谓之脚口莲花。

老汉口殡葬故事:土豪办葬礼请64人抬灵柩

博物馆通过图片、文字展示了老汉口丧礼的攀比、奢华之风,这股风气直到新中国建立后才被刹住。

解放前,汉口工商界办丧事以奢侈为哀荣,而开启此风的当属葆和祥沙号老板毛树棠。毛树棠经营匹头棉纱暴富,她的母亲去世时,平时为人吝啬的毛树棠不惜重金,耗资万元大办丧事,仅购置棺木就花去5000块大洋。

后来,汉口的丧礼愈发奢侈。王晓斋原是汉口的一名小混混,到上海发迹后当上耀华丝厂老板,成为上海工商名流。母亲去世后,他将母亲的灵柩运回武汉安葬。王母出殡当日盛况空前,送葬人数逾千人,灵柩放在一具由64人抬的龙凤杠上。整个出殡仪式用了大半天时间,开销达数万元。

博物馆通过图片、文字展示了老汉口丧礼的攀比、奢华之风,这股风气直到新中国建立后才被刹住。

治丧的花费越来越高,实际上违背厚养薄葬的古训,办土豪葬礼不如及时行孝。青山殡仪馆办公室吕主任告诉记者,办这个博物馆,一方面希望大家了解殡仪习俗,另一方面也希望参观者体会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悔。

镇馆三宝淘自西藏 人骨人皮制品

据介绍,博物馆有三件宝:嘎巴拉碗、胫骨号、达玛如,都是博物馆筹备组从西藏淘来的。嘎巴拉碗又称作托巴,由修行有成的喇嘛头盖骨制成;达玛如则是头盖骨和人皮制成,是喇嘛诵经作法时使用的棰击膜鸣乐器。

其中,胫骨号是藏传佛教密宗的乐器之一,也是一种祭祀法器。它取材自因难产而死的妇女的胫骨,死者亲属将其捐献给寺院,以求逝者来世得到好报。

馆内还首次公布了黎元洪国葬盛典的史料照片。1935年11月24日,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的国葬典礼在武昌举行。这些珍贵的资料照片,记录下了设在洪山宝通寺的公祭灵堂,各国驻华使节赴宝通寺致辞,以及黎元洪灵柩起运安葬的过程。

中外名人墓志铭:梦露墓碑上只刻三围尺寸

走出博物馆,向右边望去,有一条长长的回廊。这里便是殡葬文化长廊展区,各式各样的图片展示了世界名人的墓碑和墓志铭,包括鲁迅、邓丽君、李小龙等。其中,在美国性感女神玛丽莲o梦露的墓碑上,除了刻着自己三围尺寸外,什么也没刻。

老舍夫妇的墓碑上写着:文艺界尽职的小卒,睡在这里。作家海明威的墓志铭则再次幽默了一把:恕我不起来了!

One thought on “老汉口的殡葬习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